卡斯蒂利亚王国是如何成为西班牙的核心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chcxcrab.com/,西甲格拉纳达

首先,请允许我在回答中使用“卡斯蒂亚”,而不是“卡斯蒂利亚”(标准西语译法)和“卡斯蒂尔”(标准英语译法) 来指代这个西班牙的“核心王国”。

题面的内容其实已经显示题主本人对西班牙历史有了一定的了解。卡斯蒂亚最终成为西班牙的核心可以分为两大步,A:卡斯蒂亚之取代莱昂;B:卡斯蒂亚之压制阿拉贡。@凛北 和@徐翔羽 的高赞回答对B的阐述已经相当完备。@li li 对A也有所提及,但是并不完整。下面我主要再展开一下A。

1.一直到公元10世纪初,卡斯蒂亚都只是莱昂王国东南部毗邻南方的穆斯林倭马亚王朝和东方的巴斯克人纳瓦拉王国的一个边区。当时的莱昂王国刚刚将领土从北方的山区延伸至此。莱昂国王组织大批移民进驻此地、委派伯爵负责安置移民、并组织防线抵御穆斯林的入侵。因此从一开始这里就是一个民风彪悍的半军事化区域,遍布着大量城堡。“卡斯蒂亚”的名称(Castilla)其实就来自于拉丁语的城堡(castellum)。10世纪中-11世纪初莱昂国王的权威逐渐衰弱,卡斯蒂亚在伯爵费尔南·冈萨雷斯及其子孙的统治下逐步实现区域自治,并且和邻国纳瓦拉结为姻亲引之为外援。这个时期的卡斯蒂亚,领土只涵盖今天西班牙的布尔戈斯城(Burgos)及其周边地区,范围很小。

2. 11世纪中期,纳瓦拉王国在阴谋家桑乔三世的统治下开始了一步步“床上得天下”的过程。靠着之前结成的姻亲关系。桑乔三世让二儿子(一说是小儿子)费尔南多继承了卡斯蒂亚伯爵的位子。在此过程中卡斯蒂亚仍旧在名义上尊奉莱昂国王贝尔穆多三世为宗主。但是不忍看见自己领土一步步地被卡斯蒂亚-纳瓦拉蚕食的贝尔穆多最终和费尔南多兵戎相见,却武运不济战死沙场。费尔南多遂以卡斯蒂亚起家反噬其主统一了莱昂。至此之后,卡斯蒂亚这个头衔遂升级成王国,和莱昂并列。

3. 费尔南多一世死后,领土三分为卡斯蒂亚、莱昂和加利西亚。继承莱昂的阿方索六世屡败屡战最后靠着外交和阴谋统一全国。卡斯蒂亚的地位在这一轮战乱中有所下降,因为阿方索的基本盘是莱昂,他宫廷的主要常驻地还是莱昂。阿方索六世统治期间开始从穆斯林手中大片光复国土。1086年他占领托雷多之后,新占的大片土地——也就是后来的卡斯蒂亚王国的核心地区马德里一代——并没有指明是应该属于莱昂还是卡斯蒂亚,而是以平行的“托雷多王国”的名分加在自己的头衔之后。阿方索六世之女乌拉卡以及外孙阿方索七世时期,这个状况基本没有变化。

4. 阿方索七世死后(1157),国家再次分裂为莱昂和卡斯蒂亚。这次分裂才是最终将莱昂和卡斯蒂亚势力对比定型的重要事件。长子桑乔三世继承卡斯蒂亚国王头衔,除了以布尔戈斯为中心的传统卡斯蒂亚地区以外,已经慢慢取代莱昂成为王室驻地的托雷多及其周边地区也划归他的统治之下。另一方面,继承莱昂头衔的次子费尔南多二世没能从新占领土中多分一杯羹,本来归属莱昂的葡萄牙又独立成为了一个新王国,其力量和卡斯蒂亚相比变为了劣势。这个分裂局面一直持续了约80年。这80年间两个兄弟国家不断发生内斗。甚至在面对共同的穆斯林外敌时相对劣势的莱昂国王还扯过卡斯蒂亚的后腿,导致了阿拉尔科斯之战(1195)的惨败。在卡斯蒂亚内部,一种“卡斯蒂亚本位主义”的认同观和历史观也在这个时期慢慢形成。由于和莱昂的敌对关系,这个时期卡斯蒂亚的历史家根据民间传说编纂了一套“卡斯蒂亚才是抗战正统,莱昂只是无能暴君”的国家起源理论,杜撰了一系列卡斯蒂亚本土的古代英雄人物,一度取代了在此之前莱昂王国主张的“科瓦东加之战-阿斯图里亚斯王国-莱昂王国”的历史主线. 最终在教廷的撮合下,莱昂和卡斯蒂亚还是达成了和解。这两国后来还结为姻亲,但因为是近亲结婚的缘故,教廷很不满意,不过最终还是颁布特许令允许近亲所生男丁合法继承王位,因为这是为了“基督圣战的伟大事业”。1212年的拉斯纳瓦斯·德托罗萨之战中半岛基督教诸国联军决定性地击败了穆斯林力量。随后50年间西班牙南部、穆斯林统治的核心地区安达卢西亚的土地也被基督教方大批收复。然而拉斯纳瓦斯·德托罗萨之战的主力还是卡斯蒂亚,再加上和安达卢西亚接壤的基督教方土地也基本全被卡斯蒂亚控制,所以这新一轮的光复运动的主要受益者还是卡斯蒂亚。

。1230年,近亲结婚的产物——“圣王”费尔南多三世终于分别从母方和父方那里同时继承了卡斯蒂亚和莱昂,重新统一国家。费尔南多三世虽然是莱昂国王阿方索九世的儿子,但是自幼便随母亲返回娘家卡斯蒂亚,因此他的认同自然是卡斯蒂亚而不是莱昂。新统一的国家还是称卡斯蒂亚-莱昂王国,但是莱昂头衔的重要性和分裂之前相比不可同日相语。慢慢地,这个头衔被简化为“卡斯蒂亚王冠”(Corona de Castilla),在这个“王冠”之下再细分成(旧)卡斯蒂亚王国、莱昂王国、托雷多王国、加利西亚王国等等一长串头衔。卡斯蒂亚取代莱昂至此彻底完成。

。如果不是因为阿拉贡的传奇国王“战士”阿方索一世后来抓住时机抢占了卡斯蒂亚数次企图染指未成的名城萨拉戈萨(1118),以及后来的海梅一世抓住机会抢占了熙德没能守住的瓦伦西亚(1238),那么仅靠着加泰罗尼亚的海上力量还是根本无法和卡斯蒂亚-莱昂长期抗衡的。

的核心”这一问题陈述来看,我认为关键还是卡斯蒂利亚如何建立了相对于阿拉贡的主导地位,这也是现有回答解释还不够清晰的。本回答在此对这个问题做出梳理:

,但有一些关键事件和重大波动是可以辨识的,总的来说,卡斯蒂利亚优势的取得可以整理为以下三个主要节点。

在1469年卡斯蒂利亚-阿拉贡联姻谈判当中,阿拉贡国王胡安二世做出了重大让步。这是卡斯蒂利亚优势地位的起点。

(1516-1556年),卡斯蒂利亚在美洲的扩张和专有权。这是卡斯蒂利亚优势地位的拓展期。

菲利普二世永久定都于马德里(1561年),以及1570年代开始美洲白银的大量涌入。这两个事件标志了卡斯蒂利亚优势地位的巩固和最终确立。之后的

,而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1701-1714年)中的地区冲突正是这种优势地位遭到撼动的结果。波旁君主对地区自治权利的取缔(1716年)不应被看作卡斯蒂利亚优势地位的最终确立,而应该说是为了保卫这种优势地位而实施的强力手段。

在15世纪中叶的伊比利亚半岛,一连串的王室联姻已经把各个基督教王国的王室都变成了近亲。阿拉贡国王胡安二世(1458-1479年执政)和卡斯蒂利亚王室一样出身特拉斯塔玛拉家族,他的父亲斐迪南一世(1412-1416年执政)是一位卡斯蒂利亚王子,在统治阿拉贡的巴塞罗那家族绝嗣后当上了阿拉贡国王。当胡安二世出生于卡斯蒂利亚境内的坎波城时(1398年),他的父亲尚且没成为阿拉贡国王。

,他在安达卢西亚也有许多地产。卡斯蒂利亚国王恩里克四世(1454-1474年执政)在位时,继承人问题困扰着整个宫廷。作为阿拉贡的国王,胡安二世密切关注卡斯蒂利亚王冠的继承,并且进行了大量的布局。他和托莱多大主教结盟,并且贿赂了很多卡斯蒂利亚贵族,特别是伊莎贝拉公主的监护人们。不少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的犹太商人为他提供了资金支持,这些犹太人希望未来的政权能够保护他们免于当时卡斯蒂利亚盛行的反犹主义的伤害(在1391年,卡斯蒂利亚已经发生过一次暴力排犹冲突)。因此,当恩里克四世在1468年把自己的妹妹伊莎贝拉公主确立为继承人时,胡安二世就迅速把握了先机,

,从而确保他的后代能够同时统治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在这场谈判当中,胡安二世给了卡斯蒂利亚极大的让步——他似乎不计代价也要为他的儿子讨到卡斯蒂利亚的公主。谈判中的部分条件如下所示:1)斐迪南必须在卡斯蒂利亚境内和伊莎贝拉共同生活。没有女王的允许,他不得离开卡斯蒂利亚,也不得把他们的孩子带出卡斯蒂利亚。

6)作为斐迪南的聘礼,阿拉贡、巴伦西亚、西西里三个地区,每个地区要送三个城市给伊莎贝拉。其中每个地区有两座城市是由条约规定的,一座城市由伊莎贝拉自己选择。(条约中之所以不包括加泰罗尼亚,是因为该地当时正在发生叛乱,不受胡安二世的控制)

7)斐迪南必须在条约签订后四个月内赠送十万金弗罗林。如果卡斯蒂利亚发生叛乱,斐迪南必须以个人名义派遣四千名士兵协助叛乱。

胡安二世之所以能够以这样的条件换取王朝联合,除去他个人的偏好之外,也有外交方面的考量,即联合起伊比利亚半岛的力量同路易十一治下的法国抗衡。但是他很可能没有料到的是,

,这个15世纪末欧洲王朝联姻的非凡产物继承西班牙诸王国的时候(1516年),当时的欧洲人把这件事视为勃艮第势力的一次扩张。这并非是一件奇怪的事,因为当时查理五世的任何一块领地,包括卡斯蒂利亚,都不具备所谓决定性的优势地位。而查理五世出生在勃艮第领地,他本人也高度重视勃艮第家族的地位和荣誉,说他是个勃艮第人君王完全合情合理。查理五世没有固定的首都,他和他的朝廷常年在各个领地之间奔波。他任用来自不同地区的官员,从来没有褒此贬彼。

他的前任斐迪南五世在位时,还在重用加泰罗尼亚人对抗朝中卡斯蒂利亚人的势力。

虽然哥伦布对美洲的发现已经过去了数十年,但是重大影响直到此时才终于产生——1521年对墨西哥的征服和1530年对秘鲁的征服为卡斯蒂利亚一下子带来了上千万的劳动力,还有大量的金银财富。

。新国王在1561年把朝廷搬到了马德里,并且长期驻留了下来。这一状况让当时的卡斯蒂利亚人受宠若惊,因为查理五世从未给过他们这样的待遇。官僚机构在马德里定居后,进行了不断的拓展和制度化,最终形成了菲利普二世乃至后世国王的唯一权力中心。在1570年代,汞齐化炼银法得以在墨西哥和秘鲁的银矿普及。新技术空前地增加了产量——到1540年时,美洲白银的产量还只有奥地利蒂罗尔银矿的四分之一,而新技术普及后美洲白银的产量则达到了蒂罗尔的四倍。

在1580年时,菲利普二世曾短暂地把首都迁到了刚征服的里斯本城,然而在三年后就返回了马德里。卡斯蒂利亚的人和物已经成为了他统治必不可少的支柱。这一支柱将在17世纪受到空前撼动——所谓西班牙的衰落其实只是卡斯蒂利亚的衰落,王国的其它部分并没有受到巨大的冲击。到18世纪时,波旁君主们使用了强力手段来保卫卡斯蒂利亚的权力。

,尚且不存在民族国家的明确意识,更没有19世纪法国推行的那种全国普及标准语的强力措施。一种方言的通用语地位主要取决于重要文艺作品的影响力。在意大利,发挥主导作用的是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的托斯卡纳语作品;而在西班牙,卡斯蒂利亚语能有今日的地位,首功应当归于塞万提斯。16-17世纪卡斯蒂利亚语文学的繁荣是这种方言成为通用语的关键时期,而《堂吉诃德》的流行在这一时期的潮流当中是最为突出的。直至今日,我们提起西班牙语时,还会称它为“塞万提斯的语言”(La lengua de Cervantes)。

给大家推荐一本书:《伊莎贝拉:武士女王》。这本书讲述了出身并不耀眼的卡斯蒂利亚女王伊莎贝拉突破重重阻难加冕为王,带领内忧外患的西班牙成为超级大国,在提升了西班牙的经济、政治、宗教地位的同时,还使西班牙发展出了独特的建筑、艺术风格,此外又和葡萄牙在竞争中一起开启大航海时代,参与塑造现代世界格局。

每当我在生活中遇到挫折时,就会想想历史上的伟人在遇到挫折时是如何克服困难、走出阴影、从中得到力量的。尤其是当我跟着历史伟人一起思考他们宏大的问题时,便不再那么容易被眼前的困难所左右。

而伊莎贝拉一世女王就是这样一位伟人,她的一生充满了坎坷,即使当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甚至是对手手中时,她也总能睿智冷静、步步为营地化险为夷。希望你也可以从她的故事中得到力量。

本书作者克斯汀·唐尼为《纽约时报》畅销书作者,曾供职于《华盛顿邮报》,并对《华盛顿邮报》的一个普利策奖作过贡献,还获过哈佛大学尼曼奖学金。

1451 年 4 月的一天,伊莎贝拉出生在一个罗马风格的砖石宫殿里简陋的小凹室。这座朴素甚至可以称得上丑陋的宫殿,位于伊比利亚半岛中北部一个名叫马德里加尔的农业小镇。小伊莎贝拉的母亲拥有和女儿一样的名字,被称为「葡萄牙的伊莎贝拉」,所以小伊莎贝拉有一半的葡萄牙血统。而在那个年代的西欧皇室中,用祖辈的名字给孩子起名是一个传统。

作为卡斯蒂利亚王朝国王胡安二世的女儿,伊莎贝拉的出生并没有带来什么欢乐的气氛。这在中世纪的欧洲是不太常见的。

因为伊莎贝拉有一个已经成年的异母兄弟恩里克,她出生时,恩里克王子已经 26 岁了,不仅拥有自己的宫殿,而且还结婚了。王位的继承似乎已经毫无悬念。

小伊莎贝拉出生后,她的母亲很快又为国王生下一个孩子,阿方索王子。因为母亲和国王宠臣阿尔瓦罗的关系不和,这一对姐弟并没有受到国王过多的恩宠。而在小伊莎贝拉出生短短两年后,嚣张跋扈的阿尔瓦罗就被国王处决了。阿尔瓦罗此前替国王承担了几乎全部的统治任务,尽管这是出于自己的私利,但习惯于纵情享乐的国王也乐意让他代劳。失去了阿尔瓦罗的辅佐,国王不得不亲自把持朝政,抑郁的胡安二世在一年后就驾崩了。

随后,小伊莎贝拉的异母哥哥恩里克登基为王,史称恩里克四世。由于在政治上被边缘化,又没有得到国王哥哥的爱护,伊莎贝拉和阿方索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抱团取暖,变得十分亲密。

恩里克四世平凡甚至庸碌,被称为「无能者」,在他统治期间,国家充满了动荡。本来应该维护国王统治的贵族领主却成了割据的军阀,压榨农民,烧杀抢掠屡见不鲜。在王国之外,整个伊比利亚半岛分裂成了多个互相仇视的国家,除卡斯蒂利亚外,还有莱昂王国、葡萄牙,以及东侧由巴伦西亚、阿拉贡和加泰罗尼亚形成的脆弱联盟。小伊莎贝拉的母亲带着她的两个孩子躲到了一个叫阿雷瓦洛的偏僻乡村小镇,生活水平相比在皇家宫廷的时候一落千丈。

小伊莎贝拉在她充满了紧张与恐惧的童年中,紧紧抓住了天主教会作为心灵慰藉。她对天主教的虔诚将会体现在她人生的方方面面。

阿拉贡和卡斯蒂利亚有着如此之大的制度差异以至于合二为一几乎不可能,在此地建立一个强大的王朝毫无可行性,对于任何一位君主来说这里都束手束脚,几乎每一个举措都要受到来自等级议会的审查,这也是斐迪南和伊丽莎白将主要精力集中于卡斯蒂利亚的重要原因。

卡斯蒂利亚拥有阿拉贡五到七倍的人口,更丰裕的财富却没有受到什么体制壁垒的保护,而在14世纪的瘟疫和内战的摧残下的阿拉贡显然不是建设未来的好去处。经济和政治体制早已决定了卡斯蒂利亚在伊比利亚半岛的绝对主导地位,阿拉贡和葡萄牙的反叛只能削弱他,但永远也不能取其而代之。

历任西班牙君主无论主观意识如何,最终仍以卡斯蒂利亚为帝国核心正是卡斯蒂利亚在半岛上的经济地位和政治结构所决定的历史结果。

文艺复兴时的情况之前的回答说的很完整了,就补充一点中世纪的情况。卡斯提尔曾经的确是莱昂的附庸,但是桑乔·加尔塞斯三世,就是桑乔大帝的时候,先是继承了加利西亚、阿拉贡、纳瓦拉,后来卡斯提尔的加西亚二世在莱昂婚礼遇刺,桑乔认定莱昂的阿方索五世为始作俑者,接管卡斯提尔后攻下莱昂并吞并,注意:虽然卡斯提尔吞并莱昂,但莱昂国王的头衔还在。这里主要说卡斯提尔,所以下面说从桑乔大帝继承卡斯提尔的费尔南德一世。由于手握莱昂国王的强宣称,击败并杀死了莱昂国王后继承莱昂,后又吞并纳瓦拉,从绿教徒手中收复加利西亚。可以看出此时卡斯提尔已经非常强势。费尔南德一世死后长子桑乔二世得卡斯蒂亚,次子阿方索六世得莱昂,三子加西亚得到加利西亚(就是十字军之王1066开局的情况)。后来桑乔二世一度通过战争夺取莱昂和加利西亚,不过传闻被阿方索六世/萨莫拉女伯爵乌拉卡谋杀(这也是阿方索六世极高密谋属性的缘由),阿方索六世继承了加利西亚、莱昂、卡斯提尔三个王国的国王头衔。不过此时阿方索六世已经将卡斯提尔作为他的主头衔,可见卡斯提尔在北伊比利亚基督王国的翘楚地位,阿拉贡,纳瓦拉则逐渐在逐鹿伊比利亚基督世界的竞争中边缘化。不过不久之后阿拉贡会有地中海贸易的兴起与衰退,很久之后卡斯提尔会有新世界的港口——塞维利亚和大发现时代,就是后话了。

xjb乱答一下,单纯讲一下15世纪,15世纪之前的内容全部忘光了,有时间补一下。

15世纪王朝合并后,其实在很多方面双方和合并前没太大区别,各自保持了各自的边界,法律,货币以及机构。

因此,双王合并其实在政治方面并不显著,所以在后期用了宗教统一作为备用手段凝聚国家,不过这些就不谈了。

正如上面所说,政治方面的合并其实并不多,所以王权也遭受到了各式各样的质疑。因此,双方将

方面对领土内实施了深度改革,建立了authoritarian monarchy(这玩意西语不知道咋翻译,就放英文名称了)加强了王权统治力,成功使卡斯蒂亚王国获得西班牙霸权。总得来讲,就是15世纪的各类改革和过去的各种因素打下了基础。

还有一点就是卡斯蒂亚领土规模以及人口(四百多万),都要远远超过同时期的阿拉贡(一百多万)。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卡斯提尔与阿拉贡尽管地位平等,但该联合统治的主导方依然是卡斯提尔。接下来讨论几个卡斯提尔在国家实力上压制阿拉贡的表现和理由。

1526年哈布斯堡在获取西班牙王位的同时也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因此西班牙与奥地利的结盟对法国而言是一个心头大患。由此看出,在16世纪,西班牙在欧洲大陆上的争霸方向是向北对抗法国、结盟奥地利,而非符合阿拉贡利益的地中海扩张。等到17、18世纪西班牙获取那不勒斯,在勒班陀与土耳其争夺东地中海霸主权的时候,阿拉贡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话语权,降级为加泰隆贵族了。

说到地中海,不得不提到16世纪西班牙的殖民征服活动。1492年,是卡斯提尔皇室赞助的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是卡斯提尔主导的西班牙在拉丁美洲征服印加和阿兹特克。无数黄金流入托雷多和马德里,这样庞大的财富让卡斯提尔能拥有一支14万人的军队,同时期的法国只有5万,这是阿拉贡无法抗衡的。

题主提到阿拉贡的海军实力,与在地中海的影响力,实际上在两国联姻的1516年,地中海有两个霸主:阿拉贡和威尼斯。这两家的海军实力相仿,阿拉贡虽然拥有更多土地,但毕竟是一个封建王国,而威尼斯是一个贵族商业共和国,贸易繁荣、拥有庞大的舰队,阿拉贡迫切需要与海军实力同样强大的卡斯提尔联手来对抗威尼斯。谁知道后来西班牙在大西洋上发了财,威尼斯不战自败,阿拉贡在地中海哪怕拥有再大的影响力,也挣不了几个钱。

还有一点,加泰罗尼亚文化与卡斯提尔文化的冲突并不大,没有布列塔尼文化与法兰西文化那样连人种都不一样。阿拉贡与卡斯提尔的利益长时间保持一致,文化冲突不大,卡斯提尔发财阿拉贡当然跟着发财,也没有境外势力支持阿拉贡独立运动(卡斯提尔人也没有压迫阿拉贡人吧?),阿拉贡会臣服于卡斯提尔当然是情理之中啦。

以上几个答案都没有说到点子上,卡斯蒂利亚成为西班牙的主体没有那么复杂,说到底就是阿拉贡错误地在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中站了队支持哈布斯堡的查理六世。

当波旁王朝的费利佩五世与他的法国盟友赢得了战争之后,开始对阿拉贡地区展开报复——从1707至1716颁布《新基本法案》要求西班牙境内所有地区全部强制按照卡斯蒂利亚的行政和司法制度来改革,并取消阿拉贡地区自天主教双王时代来的自治权利。

自此,原来阿拉贡和卡斯蒂利亚平起平坐的王国地位和独立自主的行政司法制度被《新基本法令》所取代,王国变成从属于卡斯蒂利亚的行省,平等变成了从属。卡斯蒂利亚在西班牙的主体地位得以凸显。

1、“等到17、18世纪西班牙获取那不勒斯,在勒班陀与土耳其争夺东地中海霸主权的时候”这一段在时间上有问题,西班牙(当时还没叫西班牙,应该是拥有卡斯蒂亚、莱昂、阿拉贡两国的国王头衔)获取那不勒斯很早,再次从法国人手中获得也是在16世纪,勒班陀海战也是16世纪。

2、两国联姻的时间并不是1516年,1516年是哈布斯堡血统的查理一世,神罗的查理五世登基的时间。

再根据自己的理解简要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我认为主要有3点决定了卡斯蒂亚王国的核心地位

卡斯蒂亚王国本来在莱昂的最南端,在与穆斯林的交战中培养了卓越的尚武精神,通过国土光复运动不断从穆斯林手中收复土地,既得到了土地和人口、也得到了教皇的支持。

将绿教主厨伊比利亚的大义让其他国家君主的荣耀黯然失色,人口和土地的优势也让卡斯蒂亚无可置疑的成为伊比利亚半岛最大的国家。

卡斯蒂亚王国是伊比利亚除了葡萄牙以外最靠近大西洋和美洲的,有利于开展航海事业,虽然卡斯蒂亚本质上是大陆国家,但是借助军事和国力,在大航海时代攫取了大片的殖民地,与殖民地之间的贸易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地中海的贸易,成为西班牙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奥斯曼帝国的崛起让地中海的基督教国家都不好受,16世纪初灭掉马穆鲁克王朝以后,奥斯曼在东地中海一家独大,北非沿岸的穆斯林势力也与之结盟甚至臣服奥斯曼,劫掠地中海内的基督教船只甚至地中海北岸的基督教人口。

威尼斯在奥斯曼崛起后实际上失去了原有的商业地位,而且在地中海的据点逐渐被奥斯曼占领,基督教国家原有的商业路线需要人来守护,顶着国土光复光环,拥有强大军事实力的卡斯蒂亚更适合作为这些国家的保护者。

当然,上述几项卡斯蒂亚王国的特点支撑了西班牙帝国的霸业,也为它后续的衰落埋下了伏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